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游戏

小镇爱情二

2018-11-01 21:53:09

小镇爱情(二)

镇子的背后有一座胃癌早期征兆小山,爬到山顶,可以俯瞰全镇。黄昏,雷昆常常独自上山。他竖起风衣的领子,坐在山顶的石头上,望着暮色中,紫怡家中的庭院。他的目光搜寻着辛紫怡进进出出的身影,心中涌起温柔的怅惘。暮色四合,夜晚降临,家家户户点亮了灯火。俗世的烟火反衬着雷昆无边的寂寞,他起身拍拍尘土,踉跄下山。

辛紫怡对雷昆的态度愈加决绝、冰冷,她硬着心肠不给他一丝希望,甚至吝啬给他一个微笑。每次碰到雷昆,面对他殷切的目光,她总是昂起头,目不斜视。她在心里悲哀地说,“对不起,雷昆,我什么也不能给你。”春去秋来,雷昆依然固执地停留在小镇,专心教学。他也在心里说,“紫怡,我不会为难你。只要能够时常看到你,已经足够。”

小镇太小了,房前屋后,鸡犬相闻。很快就传出雷昆和辛紫怡的风言风语。是啊,一个大城市的小提琴家,偏偏跑到偏僻的小镇执教,这件事本身就令人匪夷所思。

辛紫怡丈夫一家是本地望族,他们不堪面对流言,质问紫怡。无论她如何辩解,也无法自圆其说。在众人遣责的目光下,她身心憔悴,疲惫不堪。她去找雷昆,劝他,“你走吧,你不属于这里,你有更广阔的天空,何必局囿于儿女情长?你会碰到比我更好的女人。”

雷昆坚定地摇头:“除非你跟我走,否则,我不会离开。”

辛紫怡哭着恳求他:“雷昆,你不要逼我。今生算我欠你的,来世报答你。你再不走,我会疯掉的。”

雷昆看着心爱的女人陷于水火,他忧虑忡忡。他问自己,如果再也看不到紫怡,那么,活着还有什么意思?他的爱情无法向理性妥协,他对自己执迷于紫怡的心无能为力。想到这里,他请求学校的同事帮忙介绍对象,很快物色了一个本地人家的姑娘。

不久,雷昆结婚了。婚礼全由女方操办,女方家为觅到雷昆这样的女婿,颇感殊荣,他们体面地操持了婚礼。关于雷昆和辛紫怡的流言不攻自破,憨实的小镇人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世上会有这样超脱的爱情。他们宁愿相信这个外省男人是真心实意娶小镇女子为妻,他们发自内心地欢迎雷昆正式落户到小镇。

婚礼场面热闹,喧哗。宴席上,雷昆再次拉起他的小提琴,琴声悠扬,声声落入辛紫怡的耳中。她表面上强颜欢笑,内心却痛如刀割。她早已明白,自己对雷昆的爱情同样铭心刻骨。

婚后,雷昆继续在学校教书。他的言谈举止,穿着打扮,越来越像一个小镇男人。唯一不同的是,他依旧拉琴,并且习惯隔三差五,爬上小镇后面的山梁。春天,山桃花盛开,山梁上一片粉色的妖娆。他想起曾经听过的那句话,“红尘俗世中,总有一个人是自己命中的桃花。”很多人终其一生也碰不到那朵桃花,他觉得他是幸运的,因为他碰到了他的“桃花”秋天,漫山遍野的红叶,艳如晚霞。秋去冬来,又是一年。

雷昆的妻子生下个女儿,他抱着女儿柔软的身体,在校园散步。阳光温和地照着他们,他的内心无比安详。碰到紫怡,她从他手中接过孩子,亲昵地逗弄这个幼小的婴孩,她说:“好乖的小妮儿。”雷昆轻轻地说:“只要能够看到你,我心已安。”紫怡抱着雷昆的女儿,内心凄凉。她在心里感叹,“雷昆,我们相爱的今生就这样结束。”

自此,两个人守着自己的婚姻,守着一份司空见惯的生活,各自为安。

夜晚,雷昆的琴声飘荡在小镇的上空。他知道紫怡在听,他在琴声中,一如既往地诉说着自己的爱情。他想,就这样吧,和心爱的女人以另一种方式厮守终生,地老天荒。

谁也没想到,辛紫怡在三十岁那年的秋天,忽然自杀。死前毫无预兆,没有留下任何遗言。有人说,她丈夫在外面有了女人;也有人说,她患了某种难愈的疾病。也许只有雷昆明白,她是无法承受这种隐忍、绝望的爱情,而选择了离世。

起风的午后,秋叶凋零,秋草枯黄。悲痛欲伊春治白癜风医院绝的雷昆站在紫怡的坟头质问,“你有勇气面对死亡,为什么没有勇气接受我?”回应他的只有无情的秋风呼呼刮过。他再一次,为紫怡拉起小提琴,琴声缠绵。他想起紫怡毕业的那个午后,他也是这样站在她的门外,为她送别。这一刻,他忽然对自己满怀憎恨。为了爱情的名义,他来到这座小镇。可是,他的爱,却葬送了春季高血压患者养生紫怡的命。爱情,究竟什么才是爱情?

没有了辛紫怡的小镇对雷昆已经毫无意义。这年冬天,他收拾行囊,带着妻子和女儿,离开了小镇。[1][2]

吹风喷嘴
木材修补腻子
316L不锈钢管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